返回

久久播色色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hrbgbzx.org.cn
     久久播色色爱 (第1/3页)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向前眺望的目光
羽妖永不动弹
张望着闪电劈开云层
纷纷落下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向前跨越的步伐
一苇如此地悠长
流淌着更长的时光
长矛的阴影悄然碰响
大幕移换
流浪的道路在前等待
自由的心中更无牵挂
穿过幽暗的岁月
路的尽头是那完美的天涯
在那云彩之上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铁花
1
刺目的电光划过乌云密布的长空,仿佛利剑劈开混沌。在那些翻滚的乌云之中,一个模糊的阴影飞速穿过臃肿的充满水气的积雨云,仿佛海中巨兽巨大的身体滑行在波涛中。
阳光从云缝中泻落在海岸边上和陡崖一样古老高大的石头雕像上,给一座座石像蒙上了一层最后的绚烂色彩。谁也不知道?七十二座超尺度的羽妖雕像是什么时候雕就的,它们仿佛是天地初生之时起就蹲踞在此,一座连一座,高耸入云,绵亘在30里长的海岸线上,木讷忧郁。风行云就坐在它们的头顶上望着洄鲸湾,几乎和它们一样情绪低落,不想说话。你要是在这样安逸没有变化的巢穴里住上16年也会觉得无话可说的。
风雨的侵蚀让深深隽刻在雕像上的线条模糊不清,让原本光滑的表面现出裂纹,光脚踩在雕像的头顶上时,那些剥离下来的碎小石片就像雪粒一般洒落在他脚下。风行云想要是在海边坐上几个时辰,自己的脸也会像它们一样模糊不清,长满青苔的。
疾风起来了,从那些巨大的石头雕像上飞速掠过,在陡崖上荡起一阵黑黝黝的回声,甚至压过了雕像脚下永恒的怒潮。
这儿的怒潮声极为著名也极为可怕。航海人每每听到这凄厉悲苦的风的呼啸都会心惊胆战,恨不得立刻抹头就跑。这刺骨冰寒,如泣如诉的风声意味着宁州南角那变幻不定的海流和旋风,意味着水陆风和顺坡风交战激起的滔天骇浪和暗雾。
这儿可是航海人口中最难捱的羽妖陡崖。
“快回去吧,”向瓦牙在风行云头上的陡崖顶部喊道,“风暴要来了。”向瓦牙是个小男孩儿,长得像所有的羽人男孩一样清秀,眼角向上斜挑着,几乎飞入鬓角。他的箭射得也很漂亮,在比赛中能得到许多女孩子的欢呼。他唯一的问题就是胆子小了点,不能陪风行云在那些雕像头上跳来跳去。
此刻风行云就在雕像头上跳着,时不时地会滑上一个趔趄,要是真的滑下去就用不着等展翅日那天再飞了。不过风行云不太在意这些,疾风拍打着他的胸膛的时候,呼吸着这带咸味的空气的时候,风行云就把一切都忘了。
在脚下300尺远的下面,铅灰色的海面白浪层叠,令人望而生畏的巨浪在把石屑和白沫抛向高空,撞击在乌黑的陡崖石壁上。风行云入迷般地看着远处一艘几乎难以看清的多桅帆船在海中奋力挣扎,好象自己就在那条船上,圆滑的船身仿佛鲸鱼黑色的背脊,摇摇晃晃地击碎了那些起伏不定的波涛。
风行云自己也解释不清身上这种与水的天然联系。大海就像山鬼吸引旅人,像影月吸引孤魂一样固执地吸引着他,要么是偷来的烟抽完了,要么是觉得无处可去了,或者就是被什么让人心烦意乱的想法给抓住了,它就会抛动着他灵魂深处那不安躁动的神秘的影子,拉他走向海面。
阳光消失了。锐利的海面风割裂了风行云的衣服。远处海面上正在升起一道白线,那是可怕的八月巨浪,正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飞快地朝着陡崖扑来。
向瓦牙有点替风行云害怕了,他在陡崖顶上斜眼看着那一道万马奔涌的潮头,努力将那些挤动着想跑开的扭角羊收拢在一起。他从来就不赞成风行云在这些雕像头上发疯。“该走了,”他喊道,“老大,你手下的这批羊都吃了癜羊草了吧。你要再不上来,就会创下一天丢羊最多的记录。”
那会儿风行云大概又走神了,越是到了关键时候风行云就越容易走神,那些神像水银一样四处蔓延,收也收不住。在排山倒海般的浪涛撞击到陡崖上的最后关头,风行云才跳了起来,跃上石像背后隐藏着的满是沟缝的石灰岩小道,像被鬼追着一样蹿上台阶,被海浪拍上可不是好玩的。身后的海浪仿佛无止境地升腾而上,最后轰然摇动着碎裂成万亿块巨大的水晶,整座山崖在那一声轰鸣里摇晃起来,仿佛要倒塌似的,汹涌的盐雾扑上300尺高的陡崖,把风行云们的衣服全都浸湿了。
“呸。”向瓦牙吐出满嘴的咸水说,“再也不和你这个疯子来放羊了。”
“你真不该是个牧人啊。”向瓦牙的爸爸每次查点完羊数总要这样对风行云说。其实他有什么办法,就像水总是要流往低处,羊总是要往钻进纠葛的刺丛一样,他的思路也总是要跑到天涯的尽头去。再说这些羊长得都一模一样,数不到三只以上他就会开始犯迷糊。有时候风行云就把它们想象成一群不可测的白色动物,总是一会儿多一会儿少地聚合不定,一般到了下午时分,他估计一下大致体积数不是很小的时候,就把它们往家里轰了。
轰着羊往村子里赶的时候要经过村头,而村头那块总挤着些洗衣服的姑娘们,她们时时刻刻出现在那儿,蹲着的坐着的,卷着裤管的,泡在水里的,被太阳晒得像白羽毛般耀眼的,仿佛是和一苇溪浇铸在一起的群体塑像。她们都是村里的姑娘。不知道其他村子里的女孩是怎么样的,反正风行云对这么一伙成日介粘在一起的人群心存忌惮。这些女孩儿啊,独个儿出现的时候看着都是又温柔又腼腆,动不动就把脸红到耳朵根,可是成堆出现的时候就很有点疯狂劲,这种特性就像雨林里的虎头兵蚁,落了单连滴露珠也害怕,一旦聚了三只以上的兵蚁,就连恶狼也敢进攻。
风行云和向瓦牙满身泥水的模样自然没法躲过她们的打趣,她们嘻嘻哈哈地在水中滚成一团。“看哪,这俩人打完战回来了。”“不骗你啊,瓦牙,每天坚持换一套衣服,你们准能当上羽哨的。”铁崖村的羽人姑娘们确实是远近闻名地疯狂,别看她们四肢纤细,身段瘦瘦长长,仿佛掐一把就能出水的葱,撒起野来却会让母吼猴也退避三舍。更大一点的女孩现在都充满挑战意味的冲他们挤眼睛。在她们的鼓动声中,一名发色浅淡眉目高挑的姑娘跳上岸来,她装出一副温柔样,“看看你们的衣服,咦,脏成这样了——脱下来让我们替你洗洗喽?”风行云没理她,她就掉过头去欺负瓦牙,“快脱啊,瓦牙,怕什么呀。夏天你赤膊射箭的时候我们都看过了。”
向瓦牙的整张脸都被她的目光烤红了,那些漂亮女孩的目光确实像火一样烫,要是在平时风行云大概也会脸红,不过这会儿他又走神了,所以他在外表上看起来依旧是握着柳鞭,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的样子。这副爱理不理的神气肯定让她们气得要命。
这些女孩儿不停地提到羽哨来刺他们,羽哨可是少年们心目中的英雄,村里数他们目光最明锐,箭法最出众,而且不用干什么活儿,终日里背着漂亮的带流苏的银色号角,手上挎着绿色的弓箭,精卫鸟那样伸长了脖子四处了望着无边的大地和海洋,那副模样儿就别提多潇洒了。
雨点开始落下来了,敲断了她们的嘲笑,她们提着衣服嘻嘻哈哈地跑远,向瓦牙的眼光追随着她们纤弱的背影而去。此刻他们之间说话被长老看见了会挨骂的。但过了一个月就不同了。再过一个月,他们就将和这些女孩子第一次张开雪白的羽翅,滑翔在蔚蓝的无限的天空下,去捉摸自己的未来呢。
那些女孩们在村口又回过头来看了看,哈哈哈地最后笑了一次,然后就不见了。风行云猜想这多半是因为他依旧走着神,对脚下的泥坑视若不见,嘴角还噙着一丝傻笑,直愣愣地像棵木头一样往前走的缘故。
wwW.xiaOshuo txt.net.T|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hrbgbzx.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