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色吧最新网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hrbgbzx.org.cn
     色吧最新网址 (第1/3页)
    

    锁好门,尹茉雅打了一个哈欠,睡眼惺忪的朝电梯走去,如果不是必修课,她实在很讨厌把课程安排在第一堂,这种时候上课的效果通常要打对折……

    “早安。”褚鸿辛笑盈盈举手招呼。

    睡意瞬间不见了,她瞪着那个比妖魔鬼怪还要可怕的家伙,为什么她就是摆脱不了他?他是无所不在的细菌吗?

    “黑眼圈都跑出来了,你昨晚没睡好吧。”

    这还不是因为他的关系,如果他昨晚不要跑进她的梦里进行骚扰,她怎么可能变成熊猫?不理他,她迳自按下下楼的电梯钮。

    “尹茉雅,你一大早脾气就这么糟糕吗?”

    尹茉雅……吓!她惊愕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这个嘛……”不急不徐的一笑,他举起右手,食指放在嘴巴中间,然后很轻很轻的说:“秘密。”

    “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想追你。”这一次他倒是回答得很爽快。

    连退了两步,她惊恐万分的问:“你发烧了吗?”

    “我很正常,我不是在开玩笑。”他的神情变得严肃。

    打量了他半晌,她对他的动机抱持百分之百的怀疑,“你到底有什么企图,你直接说出来好了,不要跟我玩这种无聊的把戏。”

    “你真的很伤我的心,我可是第一次主动追求女人。”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人家却不当一回事,他的情况好像有点悲惨。

    沉思了片刻,她想到一个很大的可能性,“你是不是想对我报仇?”

    “我们之间有仇吗?”他一脸哭笑不得。

    “我严重伤了你的男性自尊心。”

    “你看我像是那么幼稚的男人吗?”

    摸着下巴仔细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她很坦白的说?

    “看你的样子确实不像,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外表是误导人的最佳武器。”

    唇角轻轻上扬,他像是随口一问,“你是个中好手吗?”

    “……我不懂你的意思。”没错,她是天生的演员,她可以骗死人不偿命,表面上她比神力女超人还厉害,可是谁知道她的内心像豆腐一样脆弱的不堪一击。

    “没关系,这个不重要,总而言之,我要追你。”他显得雄心万丈。

    过了好一会儿,她摇了摇头,“我看你一定是疯了。”

    “我也有这种感觉。”如果不是疯了,他为什么会对一个恶脸相同的女人这么固执?一早就守在这里等她,他从来没有为一个女人站岗……也许从第一眼,他就已经着了魔——疯了。

    皱着_下眉头,她看他的表情好像他染上了可怕的瘟疫似的,“你要不要去精神科挂号?”

    “我已经无药可救了,何必多此一举呢?”他回答得煞有其事。

    “……我不理你了,我要去上课了。”这个家伙真的疯了,她还是赶紧走人。

    她再一次按下下楼的电梯钮,当电梯的门打开,她几乎是用跑的冲了进去,他紧跟着走进进电梯,等到电梯在一楼打开,他轻快的对着她仓惶冲去的背影喊道:“尹茉雅,路上小心。”

    站在镜子前面,褚鸿辛边摆着pose边打量自己,他看起来像是那种不值得女人信赖的男人吗?他的长相确实符合小白脸的标准,可是他的眼神流露出精明干练的光芒,他的举止深沉内敛,他全身上下百分之百没有轻佻随便的味道,那她为什么一点也不相信他的真心?

    “Boss,你在干什么?”吴宇贤的声音从身后飘了过来。

    透过镜子送上一个白眼,他没好气的道:“你看不出来吗?”

    “不是,只是现在是上班时间。”他知道Boss很爱漂亮,因此还特地在办公室摆了一个试衣镜,可是,镜子只有用在非工作时间,工作的时候,:Boss是一个不会主动停下来歇口气的工作狂。

    “那又怎么样?”

    停了三秒钟,他决定提出自己的问题,“我问你,如果你是女人,你会喜欢上我吗?”

    “这是当然,Boss可是男人中的极品。”适时拍马屁是下属的责任……不过,Boss的问题实在很诡异。

    抚着下巴,他再一次打量镜中的自己,老实说,连他都觉得自己是男人中的极品,那她为什么没有被他迷惑呢?

    “Boss,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

    “我问你,你都是怎么追求女孩子?”

    怔了一下,吴宇贤有些难为情的道:“打电话聊天、送花、买礼物、邀请对方吃饭……就是一些很普通的事情嘛。”

    皱着眉,他很不以为然,“这些方法听起来好俗气,成功机率有多少?”

    “截至目前为止,成功机率是百分之百。”

    回头瞪着助理,他的目光流露出怀疑,“你真的攻无不克?”

    “对啊,我前后三任的女朋友都是靠这些方法追到手,其实女人很好拐,多说一点甜言蜜语,她就会投入你的怀抱。”

    唇角抽动了一下,他还真希望她有这么好拐骗,“如果我多说一点甜言蜜语,我真的会被她打进登徒子的行列。”

    两眼一亮,吴宇贤好奇的问:“她是谁?”

    冷眼一射,他皮笑肉不笑的道:“这跟你没有关系吧。”

    “关心一下嘛!”吴宇贤一脸无辜的撇撇嘴。

    “你是我老爸吗?”他拍了拍吴宇贤的脸颊,“你关心自己就好了。”

    “是,Boss。”

    走回办公桌后面坐下,褚鸿辛显然又回复公式化的态度,“你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问Boss中午想吃什么?”

    “随便。”现在他没有心情想吃的。

    随便?’真的不对劲,Boss是个超级挑嘴的人!“你确定?”

    眉一挑,他的声音阴森森的好像在要杀人似的,“最近你的意见很多哦!”

    “有吗?”吴宇贤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如果不是他太挑嘴了,吃不好又会变得阴阳怪气,他这个下属干嘛浪费口舌7

    “少说几句话不会要你的命,你最后在十秒钟之内从我的面前消失。”他的话刚刚落下,吴宇贤已经冲到门边。

    “Boss,我们中午就吃烤肉便当。”丢下最后一句话,吴宇贤赶紧走人。

    走进电梯一看到褚鸿辛,尹茉雅就忍不住呻吟,他们两个真的很有缘。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褚鸿辛的口气好像在盘问老婆似的。

    “不行吗?”

    “女孩子不应该这么晚回来,这样子很危险。”他的话刚刚落下,电梯突然停住,四周顿时陷入黑暗,他随即吹了一声口哨,开玩笑似的道:“我们两个今天很幸运哦!”

    捂住嘴巴,她极力控制那股尖叫的不安。

    “不会吧,电梯真的不动了吗?”显然他还没有把眼前的情况当一回事。

    “……这种时候你应该想办法求救。”她不知道自己如何把话挤出来,她的大脑只有一个念头——再不求救,她很可能会死在这个可怕的空间里面。

    “对哦!”不过,他似乎不认为眼前的处境有多危险,他不急不徐摸到求救的呼叫钮。

    虽然褚鸿辛已经按着对讲机紧急求救了,她知道很快就脱离这个黑暗的密闭空间,可是她的身体还是不听使唤的变成一滩泥,她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她会不会因为缺氧致此?

    “你还好吗?”显然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褚鸿辛关心的询问,可是过亍一会儿还是得不到她的回应,他不放心的再询问一遍,“你昏倒了吗?”

    “我?你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昏倒?”虽然她努力扮演勇敢的女人,可是她根本控制不住颤抖的声音。

    “太好了,如果在这种黑暗的密闭空间里面没有人跟我说话,我会很害怕。”他已经移到她的身边。

    “你会害怕?”她惊讶的尾音上扬。

    “你有没有感觉到我在颤抖?”他轻轻的把她搂进怀里。

    “好像有哦。”其实颤抖的人是她,只是脑子正在罢工,她根本无法思考。

    “我也是人,我当然会害怕。”

    “你看起来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你不是说外表是误导人的最佳武器吗?”

    “也对,不过,大男人怕黑不是很好笑吗?”

    “我要抗议,你们女人也未免太良心了,既要求女男平等,又要求男人不能像女人一样软弱,标准永远跟着你们女人走。”

    “是哦,真是不好意思,如果你想哭就哭出来,我不会笑你。”

    清了清嗓子,他很神勇的说:“开玩笑,不管多害怕,我绝不会允许自己掉下眼泪,你要知道,男儿有泪不轻弹。”

    “这会不会太恰了?”

    “也许吧,那你呢?”

    “害怕的时候我会把自己缩在墙角蒙住眼睛,什么都看不见,我就会觉得危险离我很远。”她不经意的笑出声,“这像不像驼鸟把自己的头埋进沙子里面?”

    “这有什么关系,你高兴就好。”

    “我以为你会取笑我是个笨蛋。”

    叹了声气,他觉得很委屈,“我像是这么坏心眼的男人吗?”

    略微一顿,她难为情的道:“我一直对你不太客气。”

    “来日方长,以后你不要不给我机会辩驳就好了。”

    “是。”这个时候电梯又动了,四周也重新恢复光明,她才发现自己亲密的窝在他的怀里,她忙不迭的推开他站起身,他不慌不忙的跟着站起身。

    天啊!真不敢相信,刚刚她竟然毫无戒心的待在他的怀里!

    “褚先生、尹小姐,对不起,突然跳电,你们没事吧。”

    “没事,我们需要走楼梯上去吗?”褚鸿辛笑得异常的开心,今天晚上他终于打破他和尹茉雅之间的距离,他就算在电梯里面关上几个小时也没关系。

    “不用,电梯不会再有问题了。”

    “那就好,我们上楼了。”褚鸿辛先后按不他们所要到的楼层,然后按下关上电梯的按钮,电梯再一次上升,这一次顺利把他们送到目的地。

    经过一夜的休息,尹茉雅的脑子又恢复正常的运作,她马上明白一件事情——其实褚鸿辛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才故意说自己害怕,确实,昨晚是她第一次处在黑暗之中却心情很轻松,所以,她当然有必要向他表达谢意。

    从警卫那里得知他住在哪一问公寓,她便买了一个蛋糕前来按他家的电铃。

    门一开,看到站在门外的人是尹茉雅,褚鸿辛的精神马上来了,“请进。”

    “不用了,我只是送个蛋糕给你,昨天晚上真的很谢谢你。”

    这才发现她手上的蛋糕,他状似伤脑筋的皱着眉,“我一个人恐怕塞不下这么大的蛋糕,你可以帮帮我吗?”

    “这是要送给你。”

    “蛋糕我收下了,可是我想尽一下主人的本份邀请你进来喝杯茶吃块蛋糕,难道不可以吗?”

    “不是,我冒?打扰,这恐怕会造成你的家人不便。”

    “不会,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而且帮佣刚刚打扫完毕就回去了。”

    “好吧,那就打扰你了。”欠个身,她走进屋内。

    关上门,他请她在客序坐下,“我们喝花茶好吗?”

    “客随主便。”

    三分钟后,他为他们两个各准备了一块蛋糕和一壶花茶。

    忍俊不住噗哧一笑,她好稀奇的说:“我没想到男孩子也会喝花茶。”

    “你对男性有偏见哦!”

    “我总觉得喝花茶是一件很优雅悠闲的事情,男人的脚步太忙碌了,两者的味道就是合不起来嘛!”

    “我承认自己的脚步的确很忙碌,不过假日的时候我会要求自己喘口气,我可不希望自己过劳死。”

    点了点头,她赞赏的道:“不错嘛,你这个人一定很懂得过生活。”

    “还好,至少有六十分。”

    “哇!”她一副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没想到你也有这么谦虚的时候。”

    皱了皱眉头,他显得很困扰,“我看起来像是那种很自大的人吗?”

    “这倒不是,只是觉得你应该是那种对自己很有信心的人。”

    故作哀怨的叹了声气,他像在控诉又像在撒娇似的道:“我的自信心已经被你击垮了,我可不敢太嚣张了。”

    娇羞的红了脸,她不自在的道:“我的态度真的很差劲对不对?”

    “你说呢?”

    “我……因为你表现就像个登徒子,我要保护自己啊。”

    “我好歹是你学校的老师。”

    “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你有老师的样子,你就不会跟我这个学生说那种话。”

    张着嘴巴半晌,他笑盈盈的手一摊,“无所谓,我也不想当你的老师。”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气氛有点走样了,她别扭的清了清嗓子,“我好像打扰太久了,我也应该回去了。”

    “不急,你的花茶和蛋糕都还原封不动昵。”

    “噢。!”她连忙把蛋糕往嘴里塞,因为吃得太猛太急了,差一点就噎着了,他赶紧送上花茶解围。

    “我又没有赶你,不必这么着急。”

    咳!拍了拍胸口,大大的喘了好几口气,她尴尬的对着他一笑。

    “我发现你很急性子哦!”

    “不好意思,我的性子是急了一点。”她站起身,好啦,我不打扰你了。”

    这一次他没有挽留,他起身送她离开,他已经查觉到对她不能太心急了,她是一个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的女孩子,反正他们住在同一栋大厦,他一定会抓住她。

    合上书本,尹茉雅伸了一个懒腰,虽然距离期末考还有一个礼拜的时间,不过她习惯提早准备,考试前一天再来挑灯夜读那会带给她很大的压迫感,致使她脑神经衰弱。

    其实,她提早准备还个一个原因,胡怡婷那个家伙考前一个礼拜总是缠着她不放,她根本没有办法按照自己的进度温习功课。

    啾……门铃响起,她微微蹙了一下眉头,这个时候会是谁?

    懒洋洋的站起身,她趿着室内鞋啪打啪打的走出房间,“谁啊?”虽然家里设有对讲机,她还是不习惯使用那个玩意儿。

    “快递。”

    疑惑的皱着眉,她先后打开铜制大门和铁门,看到快递脚边摆着像是放置食物的木制提箱,她好奇的瞪大眼睛。

    “请问你是尹茉雅小姐吗?”

    “我是,那是什么?”

    “这是亚悦饭店的外烩,尹小姐用完之后直接交给警卫就可以了,明天下午我会前来收取餐盒。”

    “可是,我没有叫外烩,你是不是弄错了?”

    快递从外套的口袋取出单据和笔,“尹小姐确认一下上面的名字再签收。”

    接过单据,她一眼就看到收件人的栏位确实是“尹茉雅”,不过,上面并没有寄件人的资料,眼前她只好先签收了。

    回到屋内,她把那个大餐盒摆在大茶几上面,打开一瞧,每一道菜都覆上了盖子,从餐盘的大小看得出来份量不多,可是足足有十二道菜,这个气势够吓人了!

    她随即发现底下压了一张卡片,小心翼翼的抽出卡片,她打开卡片一看——谢谢你的蛋糕

    褚鸿辜

    怔了半晌,她才吐出话来,“这个家伙会不会太疯狂了?”

    现在,她应该怎么办?她一个人当然吃不了那么多,而她也不想连吃个三天,隔夜菜会害她食欲不佳,所以……

    重新盖上餐盒,她拿起小茶几上面的钥匙走了出去,这个麻烦是那个家伙带来的,他当然有义务负起责任。

    她刚刚按了电铃,褚鸿辛就立刻开门迎接,他显然预知她会找上门。

    “你当我是猪吗?还是说,你根本是计划好利用这个机会把我撑死?”

    “冤枉啊!”他故作无辜的举起双手,“我不清楚你的喜好,只好多挑选几道菜色,不知道那些菜色合你的胃口吗?”

    “看到那么多道菜,我就饱了,我哪有什么胃口?”

    “这可是亚悦饭店的大厨亲自为你料理,你只要尝一口,你就会胃口全开。”

    “你不会真的认为我一个人可以把那些全部吃光光吧。”

    “今天吃不完,明天可以再吃啊a”

    “我不太喜欢冷藏过的食物。”

    似乎很伤脑筋,他搔了搔头发道:“吃不完就资源回收吧。”

    “太浪费了,你得负责把我吃不完的解决掉。”

    略微一顿,他一副受宠若惊的说:“你是在邀请我吗?”

    “我是不想浪费食物。”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有一种上当的感觉。

    他像个绅士的欠个身,“我很乐意接受你的邀约一起共度’晚餐。”

    “我先下去准备,十分钟后你再下来。”

    “是。”这种感觉像是约会,他特地换了一套帅气的衣着赴约,他真的很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他又往她近了一大步。

    “那是什么?”尹茉雅看着褚鸿辛握在右手的酒瓶。

    “我想着么丰盛的晚餐应该配上香槟才有气氛,对了,这个香槟跟果汁没什么两样,你就算喝掉一整瓶也不会醉。”他把香槟递给她这个主人。

    “你这个人吃饭一向这么讲究吗?”她把香槟放上饭桌,然后取来两只酒杯。

    “正确的说法是,我这个人做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得很周到。”

    “请坐。”两人同时落坐。“做任何事都要考虑周到,你不觉得累吗?”

    略微一顿,他像是意有所指的道:“如果想得到想要的东西,怎么可以不多费点心思呢?”

    “呃,也对。”她突然觉得坐立难安,他是在暗示什么吗?

    “我这个人一旦确定目标,我就不会轻易改变。”

    “呃,这会不会太死心眼了?”每当她强烈的感觉到威胁的时候,她的手心就会冒汗。

    “人总是要有那么点死心眼,做事情才会贯彻始终,你同意吗?”

    她僵硬的点了点头,怎么办?她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哎呀!”仿佛看出她的窘迫,他的话?突然一转,“我们不要一直说话,菜都冷了,你尝尝看这些菜色合你的胃口吗?”

    松了一口气,她真的担心他又会进出那种要追她的话,说真格的,现在她恐怕没有办法再像上次那么不当一回事的反击他。

    “你还在发什么呆?赶快吃啊。”

    “是。”她拿起筷子开始品尝这桌丰盛的晚餐,不过,她的手还微微的颤抖,但愿接下来的时间他可以让她安心把这顿晚餐吃完。

    竹轩制作,雪糕校对

    捶打着僵硬的肩膀,尹茉雅忍不住对好友抱怨,“真是的,每次都要拖到考前一个礼拜再准备功课,你不会觉得很有压迫

    “我只要六十分就满意了,考前一个礼拜就够准备了。”对胡怡婷来说,大学只是混个文凭,出了社会之后,一个班级能有一两个人走本行就很偷笑了,她不认为成绩真的确那么重要。

    她忍不住摇头,“你的标准就是这么低,难怪你老是在及格边缘徘徊。”

    “我比起那些连及格都没份的人已经好太多了。”

    “是是是,你满意就好。”

    抿着嘴,胡怡婷像是在沉思的静默了好一会儿,问:“你是不是在谈恋爱?”

    吓!她不自在的挪动了一下屁股,“你为什么这么问?”

    “你看起来满面春风,好像恋爱中的女人。”冷哼了一声,她不以为然的说:“如果中了乐透,我保证你也会满面春风。”

    倏然瞪大眼睛,胡怡婷急匆匆的问:“你中了乐透?”

    “不是,我只是举个例子,满面春风和恋爱并不一定划上等号。”

    “那你是遇到什么好事?”

    “我……心情好啊。”

    “你以前心情好也不会满面春风啊。”

    “好心情也有分程度,我今天是心情非常非常好。”

    “你为什么心情这么好?”

    “呃,心情好就是心情好,哪有为什么?”

    抚着下巴,胡怡婷一脸狐疑的打量她。

    虽然她没有心虚的必要,可是在好友的注视下,她就是有一种做了坏事快要被逮到的感觉。

    清了清嗓子,她力持镇定的回瞪着好友,“你看什么?”

    半晌,胡恰婷若有所思的道:“你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在说笑吗?我的生活这么单调,我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真是的,她差一点反应不过来。

    想想也对,胡怡婷点了点头,“每次约你出去玩,你不是要去图书馆,就是要去补没什么用处的法文,你这种书呆子确实很难有仆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我是个书呆子。”如果这个女人知道她跟她的梦中情人有往来,她有可能会一气之下跟她断交。

    “你干嘛这么用功?你准备继续升学吗?”

    “如果不读书,日子不是太无聊了。”其实她想出国读书,只是她老爸一直不肯点头,他大概是担心她出国之后就不回来了。

    “不会吧,你用功读书是为打发时间?”

    “无聊的时候,泡壶花茶,把书本拿出来仔细阅读,你会发现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而且读书又很符合学生的本份,这也算是一举两得。”

    手掌往额头一拍,胡怡婷受不了的发出呻吟,“我的天啊,我真是败给你了。”

    “这有什么不对吗?”她很不服气的问。

    怔了怔,胡怡婷苦笑道:“没有,不过,我现在很肯定你是不可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现在,她终于可以松口气了,不过想想真是可笑,她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她干嘛那么心虚呢?她和褚鸿辛只能算是邻居,他们又没有什么暖?的关系,可是话说回来,他曾经表示过要追她,他们的关系又好像不是那么单纯……

    他说要追她,他是认真的吗?甩了甩头,她在想什么?她承认自己不再觉得他是个讨人厌的家伙,可是,她对他绝对没有那种念头,她可不要因为好友说她像个恋爱中的女人,她就胡思乱想犯糊涂。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hrbgbzx.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